蔡昉:关于刘易斯转折点的争论及其意义

凯发国际备用域名

2018-10-04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经济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成员蔡昉自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我到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工作,我就开始尝试把人口转变因素纳入经济增长的框架中,希冀由此能够更全面地认识中国经济。

事实证明,这个视角使我获益良多:面对2004年开始愈演愈烈的劳动力短缺,由于能够结合人口结构变化趋势,我得出中国经济迎来刘易斯转折点,因而人口红利即将消失的判断。

在守护自己得出这个判断的研究中,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提供了一个有益的平台,依托这个平台我能够面对面向严肃的经济学家同行表述自己的观点和论据,并且在争论过程中,得以对这个判断的认识不断深化,进而得出一系列关于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观点。

在我从事经济研究的职业圈内,通常要与三类对象进行交流:一是经院派经济学家的研讨,要大讲假设、模型和数据,对此强调至极,有时会导致对研究的真正问题和初始目标的偏离;二是接受财经记者的采访,对方只需要你的最与众不同的观点,注定要把前因后果、传承取舍和推论过程统统省略掉;三是具有问题意识的经济学家,注重分析过程,懂得来龙去脉,关注政策建议。

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成员就是后一类经济学家的代表性群体。

需要走过多少路?后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美国摇滚歌手鲍勃·迪伦,在其名为《答案在风中飘荡》的歌中问道:需要走过多少路,一个人终能长大成熟?国家的发展也是一样,总是要翻山越岭、爬沟过坎,柳暗花明又一村。

根据相关的历史经验,揭示出经济社会发展有哪些关口是不能退避的,哪些转折点必须跨越,以期引起社会的关注,对政策制订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通过诸如此类的研究,经济学家常常会概括出一些关于发展阶段的特定说法。

在尝试刻画这些特征化事实的时候,也需要着眼于准确性和出于醒目的目的,抓住事物最关键的特征为其命名,如果能够朗朗上口、便于记忆,则更佳。 也有一些人对这类概括不以为然,认为是一些研究者在造概念,甚至怀疑这类研究的动机,责备其哗众取宠。

批评者中最极端的辩论方式,是不分青红皂白把诸如此类的概念一概定性为伪命题。

由于科学上讲的伪命题或不真实的命题,是指一种判断既不符合客观事实,也不符合理论预期,因此,回应这些不同意见的方式,无疑是继续进行经验研究,以提供更多的证据。

此外,还有必要从更基础的问题上进行一些讨论,即回答我们为什么需要概念从而理论。

概念作为思维体系中一个最基本的构筑单位,是理论家把所观察到的事物进行概括,最终抽象为理论的一个工具。 因此,制造概念也是进行研究的一个必不可少的中间过程。 经济学家在形成相对成熟或成体系的理论之前,常常把现实中的观察结果提炼为一些特征化事实(stylizedfacts),就是依据的这个道理。 我们熟知的如罗斯托划分经济发展阶段的传统,其实并非在后来的文献中消失,而是被一系列冠以特征化事实名称的说法所替代。

例如,库兹涅茨现代经济增长特征、帕兰特普雷斯科特发展事实、卡尔多事实、琼斯和罗默新卡尔多事实,等等。